溫暖電影《幸運是我》 惠英紅挑戰化老妝 嚇到不敢看自己 演出取材母親真實經歷 精湛演技展現病人內心世界

惠英紅化逼真老妝1

溫暖香港電影《幸運是我》是香港少見的溫馨題材,特別邀請實力派女星惠英紅挑戰演技演出失智症患者,而港星陳家樂在片中演出脾氣暴躁的廚師,兩人之間相互陪伴的暖心故事極為動人。多次勇奪影后殊榮的惠英紅,在《幸運是我》裡洗盡鉛華,飾演一位老態龍鍾的腦退化症患者,不單要全程素顏示人,更要每天化老妝增強真實感,嚇到愛美的她拍攝初期連回放拍攝畫面都不敢看,不過她坦言這一切都值得:「我想讓觀眾們看看我的演技有多寬!也希望更多人都認識失智症這個病!」

惠英紅陳家樂相互陪伴的暖心故事極為動人 惠英紅大街上找陳家樂2

影后惠英紅多年來獲獎無數,2010年憑《心魔》奪得金馬獎最佳女配角獎,橫掃各國八大獎項,2014年的《殭屍》也獲得香港金像獎最佳女配角,演技無庸置疑。但惠英紅近年來主演如《殭屍》、《那夜凌晨》等片,以懸疑驚慄題材居多,這次接拍溫情作品《幸運是我》,可說是一次全新嘗試,她說:「我向來很少拍感性題材,這次想挑戰自己演技,讓圈內人跟觀眾都看看惠英紅演技闊度有多大。」 惠英紅大街上找陳家樂1

首先第一個要挑戰的是角色造型,惠英紅飾演的「芬姨」一角,是位接近70歲、患有輕度失智症的老太婆,因此惠英紅不單要素顏示人,還要以老妝增強滄桑感。其中一場戲,講述芬姨在家中染髮,染到一半發現陳家樂飾演的阿旭失蹤,於是穿了件阿婆襯衫,再加上頂著顆深黑染髮劑未乾的頭,半夜上街找人,模樣十分落魄。這種老上二十年的容貌,惠英紅也花了點時間說服自己:「作為演員,始終是愛美的,突然要演一個60幾歲、滿頭白髮、充滿老態的角色,的確要掙扎好幾個月。第一日天開工時,還是不敢去看回放的拍攝畫面,第二天才慢慢克服。」

惠英紅坐在角落哭泣1

至於要演活失智症患者的神韻,惠英紅則表示這方面較容易掌握,因為她媽媽就是失智症患者,十幾年來的貼身照顧,讓她比一般人有更深刻體會:「媽媽大約60歲開始,很多事會不記得,有時想找一件東西找很久,原來一直在自己手上。起初都笑她記性差,後來開始變嚴重,醫生證實罹患失智症,腦袋開始萎縮到跟頭蓋骨有空隙。近年情況更壞,開始不認得自己的子女,還影響活動能力。」拍攝時,惠英紅都會模彷媽媽的日常動作,例如走路、拿東西、想事情時的角度等等,但這些都是表面動靜,如果要從心底去打動觀眾,需要下更多功夫。

惠英紅片中表演 取材自失智症母親真實經歷

片中一場戲,芬姨在家中想出門,但到門口看了看,突然就坐在地上哭泣。一般觀眾可能比較難理解,但惠英紅直言:「即使要長期照顧媽媽,我有時都不知道她在想什麼!有時她會一心只想出去,但走出門看到一個陌生世界,就會覺得很彷徨還哭著回家,因為只有待在家裡才有安全感。」要表演出這種反覆矛盾的內心世界,對演員來說可是極大挑戰,所以拍攝時紅姐會不斷跟導演交流很多意見,將這些真實體驗加入劇情之中,讓觀眾能更輕易感受到患者對外界的恐懼。

導演羅耀輝對惠英紅也是讚不絕口,他表示兩人合作過2005年的《神經俠侶》,當時他是編劇:「拍攝時有紅姊壓力就全消了,因為她很少NG,演出也有自己的準則,讓人可以放心把一整部戲交給她。」

惠英紅坐在角落哭泣2

對此惠英紅也表示,近年特別喜歡跟新導演合作:「因為演員有時太過老練,需要借助新導演的角度和新思維去打破框架,交出一些意想不到的東西,進而讓演技更寬廣,過程中其實是一種享受。」被問到這次有沒有信心憑本片再次入圍影后殊榮,惠英紅笑言:「不會想那麼多,反而自己有一份使命感,希望憑藉這部電影讓更多人認識失智症,畢竟不是很多人對這個病有深入了解。」

惠英紅演活失智症患者的神韻

《幸運是我》在先前幾場試片後不斷獲得好評,紀錄片導演楊力州、資深藝人譚艾珍、女星五熊等人都紛紛推薦,表示本片劇情非常動人溫暖,有哭也有笑,適合全家人觀賞,長期致力於失智症治療的永和耕莘醫院心理衛生科主任張傑文醫師看完也大力推薦,希望因本片讓更多人認識失智症,以及了解對患者的照護與感受。

《幸運是我》將於10月28日正式上映,更多電影資訊,請上「華映娛樂」官方粉絲團查詢。